【每日华藏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TOP

中医学养生连载二(耿宏慧 )
2012-07-05 20:59:40 来源: 作者:耿宏慧 【 】 浏览:2441次 评论:0
  中医学养生(连载二)
  耿宏慧

  第一讲  中医学的基本原理

  二、疾病治疗与用药的根本理论依据——“一气周流理论”

  (一)一气周流理论概述

  一气周流理论源中医经典,历代不乏阐述,大成于清代黄元御。黄元御尊黄帝、岐伯、扁鹊、张仲景为四圣,称四圣著作“争光日月”。黄元御的代表作为《四圣心源》。后世医家称他“医理不离内、难经,组方遵崇张仲景,用药必是本草经”。
  黄元御,名玉路,字坤载,号研农,别号玉楸子,山东昌邑人 ,生于康熙四十四年(1705)九月 ,卒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九月。黄元御出身名门世家,“先生少负奇才,常欲奋志青云,以功名高天下”。於弱冠之年,即“博极群书,尤邃于易,诸子百家,靡不精熟,过目冰消,入耳瓦解”,“世推之为国器”。然于“盛壮之年,偶患目疾,误药粗工,左目失明”。先生悲愤而后发,精研于岐黄之术,立志“不能为名相济世,亦当为名医济人”。自此先生“纵观古今医学数百种”,“上溯岐黄,伏读《灵》《素》,识其梗概,乃悟医源”,进而“考镜灵兰之秘,讵读仲景《伤寒》”。先生而后“北游帝城,考授御医”,以精湛之医术,博皇帝之青睐,赐“妙悟岐黄”匾额,悬太医院之门首。然先生不矜“帝眷之隆”,矢志于初衷,即便在诊务繁忙,“不频假以消闲之日”,仍“勤求古训,极深研几”且“至老而不倦”,先生“研田为农,管城作君,流连尺素,爱惜分音”,撰著立言,故今有遗著一十三种留世。

  1.jpg
  一气者,即中气,中气者,即五行,中气之前,爰有祖气,中气者即祖气之变异。此非世之凡夫六根所缘境也,故众说纷纭,臆测不已,既无圣言为其依据,又乏无谬之推理。以井蛙之智,抱唯物断灭之说狂吠为迷信。丹道之典籍高束之馆阁,释迦之言尘封于庙堂。
  《四圣心源》云:“人与天地相参也。阴阳肇基,爰有祖气,祖气者,人身之太极也。祖气初凝,美恶攸分,清浊纯杂,是不一致,厚薄完缺,亦非同伦。后日之灵蠢寿夭,贵贱贫富,悉于此判,所谓命秉于生初也。
  祖气之内,含抱阴阳,阴阳之间,是谓中气。中者,土也。土分戊己,中气左旋,则为己土;中气右转,则为戊土。戊土为胃,己土为脾。己土上行,阴升而化阳,阳升于左,则为肝,升于上,则为心;戊土下行,阳降而化阴,阴降于右,则为肺,降于下,则为肾。肝属木而心属火,肺属金而肾属水。是人之五行也。”
  祖气者,一期生命结束推动下期生命开始的善恶力量,故坤载云:“祖气初凝,美恶攸分,清浊纯杂,是不一致,厚薄完缺,亦非同伦。后日之灵蠢寿夭,贵贱贫富,悉于此判,所谓命秉于生初也。”轮回之存在,古人之常识也,盖古人之讨论非轮回是否存在之质疑,而是如何轮回以何种方式而轮回之诤也。祖气者,中有身与父母精卵之融合也。《四圣心源》曰:“祖气之内,含抱阴阳,阴阳之间,是谓中气。”《涅槃经》云:“临命终时,眷属哭泣。其人惶怖,不能自持。一生善恶,俱现目前。暖气尽后,过去五阴灭,现在中阴生。入胎之后,现在中阴灭,未来五阴生。譬如灯生暗灭,灯灭暗生,相续不断。”《入胎经》云:“若父母染心,共为淫爱,其母腹净,月期(排卵期)时至,中蕴(中阴身)现前,当之尔时,名入母胎。”入胎之后,中阴身没(消失),与父母精血融合在一起,故言“祖气之内,含抱阴阳”,然后受精卵才在这种动力下分裂,故言中气乃祖气之变异也,只是祖气一分耳。
  云何言中气即五行耶?中气与五行非同于中气与祖气,五行与中气实则为一气,只是因左旋上升右旋下降不同阶段而安立不同之名而已。譬如澜沧江流入越南就叫湄公河,实则为一条河,不同阶段名不同;而中气只是祖气的一部分。
  中气即土气。据河图,“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在这其中:一、二、三、四、五,分别对应水、火、木、金、土的生数,这里每一个加土的生数“五”而变成了:六、七、八、九、十,分别对应水、火、木、金、土的成数,故水、火、木、金、四维实则是土气升降变化之不同阶段。故《四圣心源》曰:“ 水、火、金、木,是名四象。四象即阴阳之升降,阴阳即中气之浮沉。分而名之,则曰四象,合而言之,不过阴阳。分而言之,则曰阴阳,合而言之,不过中气所变化耳。”
  《周易》乾卦云:“乾:元亨利贞”,元亨利贞者实则一气周流也,何以故?乾者,健也,刚强不屈、自强不息之意,故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卦体六爻皆奇,乃纯阳之相也。天之为道,一气周流,生生不已;人之健德,先天之正气也,名曰真阳。
  元者,初也,善之长也,阳气之初生也,于四时为春,于四象为木,为肝。
  亨者,通也,嘉之会也,阳气之通畅也,于四时为夏,于四象为火,为心。
  利者,宜也,实之收也,阳气之收敛也,于四时为秋,于四象为金,为肺。
  贞者,静也,事之干也,阳气之蛰藏也,于四时为冬,于四象为水,为肾。
  元以生其阳气,亨以通其阳气,利以成其阳气,贞以藏其阳气,故元亨利贞实则一气周流之运用。
  所谓一气周流者,以脾左旋上升与胃的右旋下降作为中轴,带动四维木、火、金、水各自的左旋上升与右旋下降运动。其中脾升胃降、肝升胆降、肺降大肠升、壬水降癸水升、心降小肠升,就像下面图示的齿轮组合,一旦其中的某一升降出了问题,就会在相应的部位出现疾病,也会影响到其他的升降运动,这种影响包含了内伤七情,外伤六淫都会影响到升降运动,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疾病治疗与用药的理论依据。因为中草药与人体经络的升降有极其密切关系。
2.jpg

  需要指出的是:一气周流的升降,它是一个立体的三维的、而且升降同时的运动,它很像是水中的漩涡,当我们用一根筷子在一个装水的杯子中搅动时,中间低边缘杯壁处高,或许有人会说那是由于摩擦力使边缘的水较高,是的,是这样的,我们举这个例子帮助大家去理解和认识一气周流,这只是比喻,它和实际还是有差异的,它还需要我们在临床当中不断的去体验包括自己亲自试药,实际上,中气的升降来自于丹道修炼的内自所证。
  《素问•六微旨大论》曰:“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无不升降,无不出入。”“升已而降,降者谓天,降已而升,升者谓地。天气下降,气流于地,地气上升,气腾于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变化作矣。”因此,“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非出入,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无以生长化收藏。”
  升乃上升布散,降乃下泄肃降,出乃吐故宣散排出,入乃纳新消化吸收。脏腑之活动,即气机升降出入运动。如肺主呼吸、肾主纳气、脾主升清、胃主降浊、心火下移、肾水蒸腾、肝气生发、胆汁降泄等等。由于升降有序,出入守衡,方能上下相应、动静相召、阴阳既济、气血和畅、运化无穷、生命不息。如果气机阻滞,运化混乱,而致升降失节,出入失调,必造成脏腑功能紊乱,而引起人体发生病变。从此意而言,气机混乱,乃疾病之根源也。


  (二)一气周流理论与经络用药
  一气周流理论给疾病的治疗与用药提供有力的理论依据,使中医治病有了方向性,在下面的两个图是一个方向性的引导。 
3.jpg
  (三)一气周流理论的经方解析

  1.桂枝汤
  桂枝汤者,《伤寒论》一百一十三方,冠居群方之首也。今人弃之若粪溺,譬如牦牛遇之玫瑰,全然不知其香美,视之为野草而食之,此实乃愚痴之至也,盖叹今世唯物断灭之教,魔其国民之心志,使上下人人喘促,内不安而外逐物欲以立命。岐黄之术弃之与山林,圣贤之教埋没于荒冢,群蝇逐粪,与牦牛何异。
  《伤寒论》曰:“太阳病,头疼,发热,汗出,恶风者,桂枝汤主之。”
  桂枝汤:桂枝三两,去皮芍药三两,甘草二两(炙),大枣12枚(劈),生姜三两。
  上五味,咀三味,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适寒温,服一升。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若一服汗出病瘥,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更服,依前法;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服一剂尽,病证犹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乃服至二、三剂。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
4.jpg

  《伤寒悬解》云:“风为阳邪,卫为阳气,风邪中人,则阳分受之,故伤卫气。卫秉肺气,其性收敛,风鼓卫气,失其收敛之职,是以汗出。风愈泄而卫愈敛,则内遏营血,郁蒸而为热。是卫气被伤而营血受病也,故伤在卫气而治在营血。桂枝汤,甘草、大枣,补脾精以滋肝血,生姜调脏腑而宣经络,芍药清营中之热,桂枝达营中之郁也。汗者,营卫之所蒸泄,孔窍一开,而营郁外达,则中风愈矣。”
  此方化裁能治上百种病,伤风、感冒、中风实则一病,只是程度轻重而异。今人被其名相所迷,此中风非彼中风也。

  2.麻瑞亭下气汤
  下气汤源出于《四圣心源》,原方本是针对肺胃不降,君相升炎,火不根水,而生下寒这一类症状。

  原方为:半夏三钱,甘草二钱,茯苓三钱,杏仁三钱(泡,去皮尖);贝母两钱(去心);芍药两钱;橘皮两钱;五味子一钱。煎大杯,温服。治滞在胸膈右胁者。

  黄元御传人麻瑞亭去敛肺止咳之五味子、贝母、橘皮,加活血疏肝之首乌、丹皮,理气化痰之橘红,为尊其师方名仍叫下气汤:法半夏9克,甘草6克,云茯苓9克,炒杭芍12克,粉丹皮9克,制首乌20克,广橘红9克,炒杏仁9克。

  此方既能右降肺胃,上清君相火炎,又能左生肝脾使清阳上升,据说麻瑞亭用此方作为主方不断化裁能治很多内伤杂症疑难重症疗效显著。下图是此方的图解 

5.jpg
  在此方中半夏和胃降逆,足阳明胃不降则手太阴肺不降,茯苓健脾渗湿升脾阳,足太阴脾不升则足厥阴肝不升,脾升胃降,甘草和中助脾胃升降,肝升胆降与肺降大肠升,其升降之权在于中气,中气者即脾胃之气,橘红、杏仁清肺,降逆,化痰。杭芍降胆,丹皮疏肝祛瘀滞,首乌润肝入血分。
  此方随病而化裁能治上,药虽平淡无奇,通过调节中气升降兼顾四维左升右降,具升清降浊之功,能生气血而调阴阳,治上百种病。
  肺逆咳嗽以陈皮易橘红,加干姜,细辛。
  妊娠恶阻以姜半夏易法半夏,加菟丝子、桑寄生、川续断。
  肾寒腰痛者,以桂枝易首乌,加杜仲、骨碎补。
  胆囊炎及胆结石,以枳壳易橘红,加虎杖、广郁金、延胡索、木香。
  月经涩少、色黑有血块者,以桃仁易杏仁,加柴胡、桂枝、肉苁蓉。

  3.真武汤
  此中“真武”者,即玄武也,为避讳赵宋之先人,故说真武。玄武者,龟蛇和合之灵兽也,水中之神,喜静。又仲景《伤寒论》有真武汤之说。此汤主治少阴病,由阳衰土湿,不能蒸水化气,故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等症状。水气者,寒水之气。
  《伤寒论》曰:“少阴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疼,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者,此为有水气,其人或咳,或小便利,或不利,或呕者,真武汤主之。”
  真武汤:茯苓三两,芍药三两,白术二两,生姜三两,切附子一枚(泡,去皮,破八片)。
  以上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七合,日三服。若咳者,加五味子半升,细辛、干姜各一两;若小便利者去茯苓;若下利者,去芍药,加干姜二两;若呕者,去附子,加生姜。

  其实这是一个少阴与太阴的合证,壬水不足,不能蒸水化气,水寒土则湿,少阴胜趺阳为逆,土湿则木郁,木郁则不能疏土,脾愈湿而不能化生肝血,肝愈郁愈泄,横克脾土而腹痛;木主疏泄,木郁则疏泄失常,故水聚于膀胱,小便不利。湿气流于四肢、关节,则沉重疼痛。趺阳负少阴,然脾土运化全赖于火,脾湿则不全能蒸水谷之精华,化为雾气游溢于上,归于肺,而以肺金降,化而为肾水,注入膀胱,化为小便。此时,水与糟粕一起传送不入膀胱而入大肠,故泄利。然己土湿不升则戊土不降,胃不降则呕,胃不降则肺不降,肺不降则咳。

6.jpg
  真武汤,北方治水之神剂也。今用附子温癸水之寒,用茯苓、白术泻水燥土,则水温土燥,土燥则己土左旋上升,水温则乙木左旋上升,乙木升则木不郁,少阴负趺阳,故为顺;生姜降逆止呕,胃降则肺降,上咳不作。白芍清已木之风,木能疏泄则小便利而腹痛不作。

  4.人参白虎汤
  肺与大肠属金,金在西方,金能杀,其色主白,而虎能杀,故以白虎喻之。
  阳盛之人,表寒里热,则用大青龙,表寒解而里热盛,用白虎清金之法。

  人参白虎汤:人参一两,石膏一斤,知母六两,甘草二两,粳(jīng)米六合。
  以上四味以水一升,煮米熟汤成去渣,温服一升,日三服。

  此方之中,甘草 、梗米、人参,补中益气,生津解渴,石膏清金退热,知母润燥而泻火,此实乃是汗后解渴之神方也。此方之所以加人参是保其中气,以免寒伤其脾阳,手太阴辛金化气于足太阴己土,而足阳明戊土化气于手阳明燥金,若足太阴旺则辛金化气而为湿,阳明旺则戊土化气而为燥,燥胜其湿,则辛金亦化气为燥,湿胜其燥,则庚金也化气为湿,承气汤是庚金主令时戊土化气,这样,戊土与庚金皆燥,河图金火易位,火处金位,金处火位,戊土不能右旋下降,戊土不降则辛金不降,金处火位,被火灼炼,此时,燥胜其湿,则辛金亦化气为燥,辛金若燥,戊土又不降而上逆,此时必生燥渴。然又须知太阳白虎汤之证即是阳明承气汤之初证也,学医者不可不知。

7.jpg

  此方用之于临床,随证加减,辩证准确,能救人于危症之中。如夏季的热感冒、中暑、暑厥、温病、湿温、风温、伤寒发呃,吐血、消渴等。


  5.青龙汤
  肝胆属木,木在东方,其色主青,龙易变化,兴云布雨,故以青龙喻之。在张仲景的伤寒论里有两个青龙汤,都是用来治水饮(水停为饮,水积聚为饮)的,差别在于小青龙汤是水饮在里,且有其表有寒,或咳而微喘;大青龙汤是水饮郁滞在表,并且表寒里热。

  (1)大青龙汤
  《伤寒》曰:“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服也,服之则厥逆筋惕肉动,此为逆也,以真武汤救治之。”

  大青龙汤:麻黄六两,桂枝二两,炙甘草二两,大枣12枚,生姜三两,杏仁四十枚,石膏鸡子大一块(打碎)。
  上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温服一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温粉扑之。

  《四圣心源》云:“水谷入胃,化生气血。气之剽悍者,行与脉外,命之曰卫。血之精专者,行于脉中,命之曰营。”而营性发而寒性收,伤寒营欲发之而寒闭之,故脉紧而无汗。卫气紧闭而血不能泻,营郁过甚,营热内郁,外无泻路,故见烦躁,发热,身痛。遇寒则愈闭,愈闭,则愈烦躁、发热、身痛,故恶寒。


8.jpg
  甘草、大枣培土益其中气,生姜、杏仁,降其肺气,麻黄 、桂枝泻其营卫之郁闭,石膏清神气之烦躁。


  (2)小青龙汤
  小青龙汤者,治咳喘之神剂也。青龙者,东方之木神也,能发育万物,散水气,兴云至雨,入江海,必翻波逐浪,治水驱邪,潜隐于波涛之内。小青龙者,“山泽小龙成头脚,乘雷布雨翻江海。”是故有言“小青龙翻江倒海”。此方以小青龙喻之,《金境内台方仪》云“谓之曰小青龙者,以其能发越风寒,分利水气,越超乎天地之间也”。

  小青龙汤:麻黄(去节)、芍药、细辛、干姜、炙甘草、桂枝各三两,去皮五味子半升, 半夏洗半升。
  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

  小青龙汤证,是表有寒里有水也,表证不解,水停心下,新水不消,乘表邪外束,泛滥逆行,阻肺胃降路,胃气上逆,而生干呕,肺气上逆,则生咳嗽,足阳明不降则手太阴不降,胃不降胆也不降,少阳相火不降,金火易位,金处火位,火炼辛金,在上而化为渴,肺主藏气,气阻肺胀而化为喘。土湿木贼,而为泻利。土湿木郁,而为少腹胀满。
  麻黄、桂枝,发汗泻其积水,开阴阳交济之路。芍药清其风木而平胆火,上渴不作。半夏降足阳明而止上之呕噫,中气之升降带动四维之轮转,五味子、细辛、干姜随足阳明降而降肺金,肺金降化而为水,则咳逆不生。

9.jpg

  今作表格比较两青龙汤之异同
      10.jpg

  6.理中丸
  理中丸若作汤剂即人参汤,此太阴肠胃虚寒之方也,《伤寒论》第386 条云:“霍乱,头疼发热,身疼痛,热多欲饮水者,五苓散主之,方在寒多不用水者,理中丸主之。
  理中丸:人参、干姜、炙甘草、白术各三两。
  上四味,捣筛,蜜和为丸,如鸡子黄许大。以沸汤数合,和一丸,研碎,温服之,日三服。
  一法:日三四、夜二服;腹中未热,益至三四丸,然不及汤。汤法:以四物根据两数切,用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若脐上筑者,肾气动也,去术加桂四两;吐多者,去术加生姜三两;下多者还用术;悸者,加茯苓二两;渴欲得水者,加术,足前成四两半;腹中痛者,加人参,足前成四两半;寒者,加干姜,足前成四两半;腹满者,去术,加附子一枚。服汤后,如食顷,饮热粥一升许,微自温,勿发揭衣被。

15.jpg
  霍乱者,霍者急骤、猝然之意。乱者,阴阳清浊之气变乱之意。霍乱就是突然发作剧烈的泄泻和呕吐。《灵枢•五乱》云:“清气在阴,浊气在阳,营气顺脉,卫气逆行清浊相干乱于肠胃,则为霍乱。”
  《伤寒悬解》云:“食寒饮冷,水谷不消,外感风寒,则病霍乱。脾胃以消化为能,水谷消化,旧者下传而新者继入,中气运转,故吐利不作。水谷不消,在上脘者,则胃逆而为吐,在下脘者,则脾陷而为利。或吐或利,不并作也,若风寒外束,经迫腑郁,则未消之饮食,不能容受,于是吐利俱作。盖胃本下降,今上逆而为吐,脾本上升,今下陷而为利,是中气忽然而紊乱也,故名曰霍乱。”
  《伤寒悬解》云:“水盛上湿,木郁风动,则脐上振悸,筑筑不宁,桂枝疏木而达郁。生姜降逆止吐。白术燥土止利。水盛土湿,木郁风动,则心下振悸,茯苓利水而泻湿。土湿火升则渴,白术燥土生津。土虚木贼则腹痛、人参补脾养阳而止痛。干姜温暖脾胃。附子去阴寒而破胀满。热粥以助药力,温覆微取汗、以散外寒。”

  7.朱雀丹
  在《伤寒论》里有青龙汤、白虎汤、真武汤,却没有朱雀汤。后有丹医周潜川大夫据《道藏》补充此方,在临床应用,疗效显著。

  朱雀丹:黄连5克、肉桂1.5克、紫石英30克(先煎半小时),蜂蜜30克兑药汁服。

  心主藏神,属南方丁阴火,其色赤,降为顺,喜动,以朱雀喻之,丁阴火发,易生贪念,平常人杂念丛生,神不守舍,故火欲炎盛,离火在坎水之上,即火在水上也。火曰炎上,丁火上炎而不下降,故癸水寒;水曰润下,癸水润下而不温升,《周易》谓之未济也。未济者,离卦明用于外而暗于内,乾中真阳,由乾坤相交而陷于坎宫,所谓陷于真而认其假,以假为真,心生颠倒,火自为火,水自为水,阴差阳错,两不相应,故称未济。离中一阴,受乾阳之气,化为丁阴之火,丁阴火发而生贪念。此时,是识神用事,而元神退位,于是争名夺利,争强好胜,损人利己,此乃聪明外用,阴险在内也。若遇违逆之事,则心惊悸不安,怦怦然,冲冲然,自觉心跳不可止。或为不寐,《四圣心源》曰:“卫气入于阴则寐,出于阳则寤。”故辗转反复欲寻一熟睡不可得,今人谓之失眠。《素问•灵兰秘典论》云:“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又云:“主不明十二官危”故君主不明,或健忘,或疯狂 ,或血瘀不通,真心作痛。
  未济者,乾坤相交,乾中之阳入于坤宫,受坤阴之气阴阳熏蒸为水,而化为坎卦,此坎中一阳乃天一之水,此水即为壬水,壬水主蛰藏,非寒则不藏,故云太阳寒水。壬水藏则癸水温,温气左旋上升化为乙木,乙木左旋上升,积温成热化为丁火,丁火下降以温癸水,癸水温则下寒不生,癸水温生,以济丁火,则上热不作。然若丙火不能下行化为壬水,则水寒不能生木,水不能生木,则木气下陷,木主疏泄,愈郁愈疏泄,由于丙阳火虚不能生礼,引发淫习现行,以木之疏泄为增上,壬水化为淫欲之水,故贪淫之念不止,恣情纵欲,迷于声色,然木郁必生下热,故宗筋常举,淫水不止,或夜半阳生之时,梦中交接无度,此实乃主不明则下不安之祸也。故有坤载之愤慨:“庸工以为相火之旺,用知母、黄柏泻之,是益其癸水之寒而增其乙木之陷也。”
  朱雀丹者,乃水火既济之卦也,坎水在离火之上,水在火上也。《尚书•洪范》云“火曰炎上,水月润下”今水不润下而上济丁阴火,火不炎上而下温癸水,又因离火位于南方主藏神,坎水位于北方主藏精,神好动与朱雀喻之,故火易上炎,今以精养神,癸水温升上济,故神清不热,神清不热,则丙阳火感生礼,丙火下行而化壬水,壬水蛰藏,则癸水不寒,以神摄精,淫习缺少增上而不生,上清而下温,阴平而阳秘,故神旺而精盈。
  朱雀丹者,以肉桂为阳爻、黄连为阴爻、紫石英阳爻构成两阳爻夹一阴爻的离卦,离卦有下降之趋势,而坎卦两阴爻夹一阳爻,含有先天真阳,故有上升趋势。其中入手少阴心经的黄连引丁火降于癸水坎水之中,而入足少阴肾经的紫石英质重而性温与黄连以1:6的比例构成天一生水,地六成之的数理关系,其中“一”是生数,“六”是成数。 入足太阳经的肉桂温而不走,补命门火引火归元而壬水蛰藏,离卦作用在坎卦之下,从而形成水火既济卦。又由壬水蛰藏则癸水温生化气于丁火,故上不惊悸不寐、不善忘,下不遗溺。

  12.jpg

16.jpg  
老师简介:耿宏慧,自幼受家庭影响,熟读医典及传统文化典籍,于重庆大学上学后,更是对佛教文化情有独钟。2007年开始从事佛教教育工作,于重庆佛学院主讲唯识学四年及因明学,并创办重庆华岩内学研修中心,以古印度五科佛学(瑜伽、般若、阿含、戒律、部派)针对四众的办学方向,颇具古印度特色。现在云南佛学院讲授般若经典及佛教史。主张学佛者当通五明,以内明为究竟,其他四明为方便,真俗圆融,不取不舍,为现实人生服务。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中医学养生 耿宏慧 责任编辑:正根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略论支那内学院蜀院院学 下一篇梅花拳(张里煜)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