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华藏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TOP

弥勒信仰初探
2014-03-30 16:50:32 来源: 作者:王联章 【 】 浏览:1095次 评论:7


一、从中国佛教以农历正月初一日为当来下生弥勒佛诞看弥勒信仰之流传
二、从弥勒下生成佛到求生兜率净土
三、释迦降生事迹与弥勒位居补处、现居兜率之关系
四、Maitreya前后音译与义译
五、从原始佛教典籍有关弥勒事迹之记载到大乘佛教弥勒经典之出现
六、大乘佛教弥勒经典之类别
七、大乘有宗 – 唯识学派有关弥勒唯论典之传出
八、西藏佛教有关弥勒论典之传出
九、印度佛教行者信仰弥勒之著名例子 – 从部派佛教行者定中求见弥勒谘问法要以至无着恭请弥勒说法的记载
十、中国佛教历代高僧对弥勒信仰之追随者 – 从道安、玄奘以至近代太虚、虚云
十一、中国历代有关弥勒示现人间传说之抉择 – 从傅大士、窥基以至布袋和尚
十二、中国佛教弥勒信仰由盛转衰以至近代复兴之契机
十三、从兜率净土到人间净土 – 兼论太虚弘扬「慈宗」与人生佛教;印顺对净土的取态及对人间佛教的推广
十四、弥勒净土信仰与弥陀净土信仰之比较 – 兼从比较宗教观点看弥勒信仰与基督教末日救主降临之关系
十五、从「不修襌定、不断烦恼」谈弥勒信仰之特质 – 人间佛教的建立
十六、弥勒信仰之难行道与易行道 – 从奉行瑜珈菩萨戒、修习五重唯识观到奉行十善法、礼龙华忏/上生忏等、正念弥勒如来、求生兜率内院、龙华树下三会相逢

QQ图片20140330164208.jpg

释迦佛从兜率下生 (见「佛本行集经」卷五至卷七)
  而其一生补处菩萨,多必往生兜率陀天,心生欢喜,智能满足。何以故?在下诸天,多有放逸;上界诸天,禅定力多,寂定软弱,不求于生,以受乐故。又复不为一切众生生慈悲故。菩萨不然,但为教化诸众生故,生兜率天。下界诸天,为听法故,上兜率天,听受于法;上界诸天,复为法故,亦有下来兜率陀天,听受于法。……

  是时护明菩萨大士,观彼天众,如狮子王,欲下生时,其心安隐,不惊不怖,不畏不乱。……时净居天,告彼一切诸天众言:「汝等今见护明菩萨欲下生时,莫生忧恼。何以故?彼下生时,必定当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已还来至此天宫,为汝说法。犹如往昔毘婆尸佛、尸弃如来、毘舍浮佛、迦罗迦孙驮佛、迦那迦牟尼佛、迦叶如来,彼等诸佛,皆从此去,怜愍汝故,悉各还来,到此天宫,为汝说法,摄受汝等。今此护明菩萨大士,还如是来摄化于汝,如前不异。」

  尔时护明菩萨大士,于夜下生,当欲降神入于摩耶夫人胎……

弥勒的不同音译与义译
弥勒 Metrak
   近代语文学家季羡林认为, 「弥勒」一名不是来自梵文, 而是来自吐火罗文(Metrak)。在中国后汉、三国时最早译经中出现的就是「弥勒」, 而不是「梅呾利耶」 (Maitreya), 足证佛教传入最初不是直接的, 而是通过新疆一带古代少数民族的媒介。

  季羡林更认为Metrak是直接来自梵文Maitri。Maitri, 意思是「慈爱」。加上词尾 –k, 成为 Metrak, Maitrak, 意思是「慈爱者」。汉文最早的意译「慈氏」就是从这里来的。

 「弥勒」一名的译者计有康僧会、支谦、康孟祥、支娄迦谶, 安世高等人。来的地方计有月氏、康居、安息等地。但他们使用「弥勒」一词则是一致的。

梅呾利耶 Maitreya
  Maitreya音译梅呾利(丽)耶(末)、梅呾(怛)俪(丽)药、梅呾丽曳(利曳那)(利曳)等, 出现得相当晚, 一直到唐代才出现。这些音译多出现于注疏和词书中, 出现于译经中者极少。意译「慈氏」, 则颇为一致。

慈氏
   「弥勒」与「慈氏」同时出现于最早时期 – 后汉、三国时期。「梅呾利耶」等出现较晚。
    在最早时期, 同一译者, 甚至在同一部佛经中, 随意使用「弥勒」或「慈氏」。译者对于意译和意译无所轩轾。
    从后汉、三国以后, 直到明代, 「弥勒」和「慈氏」并行不悖。
    汉译阿含部中与弥勒有关的主要典藉

增一阿含经
   卷十一、十九、三十八、四十四
东晋瞿昙僧伽提婆译于公元384、385年
中阿含经
   卷十三‧王相应品说本经第二
译者同上(公元317-420年译)
长阿含经
   卷第六第三分‧转轮圣王修行经第二
后秦佛陀耶舍、竺佛念合译于公元413年


汉译大乘经典中有关弥勒的主要书目及类别

第一种是有关佛对弥勒说法的。
弥勒问佛如何修行才能得不退转之法并能知诸法之实相。对此, 佛以「八法」作答。这一种经典包括:
「弥勒菩萨所问经」
   元魏菩提留支译于公元509至537年间
同本同译「大宝积经弥勒菩萨问八法会第四十一」
同本异出未完本「佛说大乘方等要慧经」
后汉安世高译于公元148至170年间


第二种是弥勒为舍利弗讲说所谓的缘起法。
   弥勒虽以佛弟子的身份出现, 但其它位已比舍利弗更高一层。部份内容与「中论」及「十二门论」的「观因缘门」十分相似。学者以为龙树也吸收了这类经典思想而有进一步发展。这一种经典包括:
  「慈氏菩萨所说大乘缘生稻秆喻经」
   唐不空译于公元746至771年间;
   同本异出「了本生死经」
   吴支谦译于公元223至253年间;
   同本异出「佛说稻秆经」, 失译者
   同本异出「大乘舍黎婆担摩经」
   宋施护译于公元980年后

第三种是属于所谓「秘密部」的经典。
   这类经是佛对弥勒讲说却诸恶趣、求得妙乐之陀罗尼法的。从时代上看, 它是最晚出的东西, 最早也是在公元6至7世纪以后。这一种经典包括:
  「佛说慈氏菩萨誓愿陀罗尼经」
   宋法贤译于公元982至1000年间
  「佛说慈氏菩萨陀罗尼」
   宋法贤译于公元982至1000年间

第四种经典中, 佛首先应对弥勒的提问, 然后转向阿难, 从弥勒本生讲到弥勒的本愿, 使其明白弥勒所以成为未来佛的缘由, 但叙述很简单, 且没有讲到未来佛净土之庄严状况。这一种经典包括:
   「弥勒菩萨所问本愿经」
西晋竺法护译于公元303年

   二. 异本「大宝积经弥勒菩萨所问会」第四十二唐菩提流志译于公元693至713年


第五种经即所谓「弥勒六部经」。
   概括来说, 是佛对舍利弗(或阿难、或优婆利)详细讲说弥勒的事迹、描述其净土的庄严状态。作为佛弟子的弥勒已全然隐没于背后, 不再出现了。至此, 弥勒信仰到了最盛, 其净土思想也已臻于大成。这一种经又可分两类:
   一. 「成佛经」类
   「弥勒成佛经」一卷
    后秦鸠摩罗什译于401年
    抄出本「弥勒下生经」一卷, 同上译
    「佛说弥勒下生经」一卷, 据认乃法护所译
    同上异本「佛说弥勒来时经」一卷, 失译名(附于东晋录)
    同一异本「佛说弥勒下生成佛经」一卷
    唐义净译于703年
  二. 「上生兜率天经」类
   「佛说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一卷
    宋沮渠京声译于455年


弥勒(慈氏)五论两种传承
   汉传
   依唐遁论「瑜珈论记」卷一, 应为:
   瑜珈师地论(Yogacarabhumi)
   分别瑜珈论(Yogacaravibhanga)
   大乘庄严经论(Mahayanasutralamkara)
   辨中边论(Madhyantavibhanga)
   金刚般若论(Vajracchedikasutrasastra)
  「慈氏菩萨随无着机, 恒于夜分从知足天降于禅省, 为说五论之颂。」


藏传
   现观庄严论(Abhisamayalamkara)
   大乘庄严经论
   大乘无上续论(Uttaratantra)即宝性论
   辨中边论
   辨法法性论(Dharmadharmatavibhanga)

   比较起来, 汉传缺「现观庄严论」及「辨法法性论」, 至于「宝性论」, 则谓为安慧(或坚慧)所造。

   藏传将瑜珈师地论说为无着所造; 缺「分别瑜珈论」及「金刚般若论」。然「分别瑜珈论」于汉土实亦未译出。

   无着菩萨上兜率问法(见陈‧真谛译「婆薮盘豆法师传」)

  婆薮盘豆,是菩萨根性人,亦于萨婆多部出家,后修定得离欲,思惟空义不能得入,欲自杀身,宾头罗阿罗汉在东毘提诃观见此事,从彼方来,为说小乘空观,如教观之,即便得入。
  虽得小乘空观,意犹未安,谓理不应止尔,因此,乘神通往兜率多天谘问弥勒,菩萨为说大乘空观,还阎浮提如说思惟,即便得悟,于思惟时,地六种动。既得大乘空观,因此为名,名阿僧伽,阿僧伽译为无着。
  尔后数上兜率多天,谘问弥勒大乘经义,弥勒广为解说,随有所得,还阎浮提,以己所闻为余人说,闻者多不生信。
  无着法师即自发愿:「我今欲令众生信解大乘,唯愿大师下阎浮提解说大乘,令诸众生皆得信解。」弥勒即如其愿,于夜时下阎浮提,放大光明,广集有缘众,于说法堂诵出十七地经,随所诵出,随解其义。经四月夜,解十七地经方竟。虽同于一堂听法,唯无着法师得近弥勒菩萨,余人但得遥闻。夜共听弥勒说法,昼时无着法师更为余人解释弥勒所说,因此众人闻信大乘。
  弥勒菩萨教无着法师修日光三摩提,如说修学,即得此定,从得此定后,昔所未解,悉能通达,有所见闻,永忆不忘。佛往昔所说华严等诸大乘经悉解义。弥勒于兜率多天悉为无着法师解说诸大乘经义,法师并悉通达,皆能忆持。后于阎浮提,造大乘经优波提舍,解释佛所说一切大教。


德光论师我慢而不蒙开示(见「大唐西域记」卷四)

  大城南四五里至小伽蓝,僧徒五十余人,昔瞿拏钵刺婆(唐言德光)论师,于此作辩真等论,凡百余部。论师少而英杰长而弘敏,博物强识硕学多闻,本习大乘未穷玄奥,因览毘婆沙论,退业而学小乘,作数十部论,破大乘纲纪,成小乘执着。又制俗书数十余部,非斥先进所作典论。覃思佛经十数不决,研精虽久疑情未除,时有提婆犀那(唐言天军)罗汉,往来覩史多天,德光愿见慈氏决疑请益,天军以神通力接上天宫,既见慈氏长揖不礼。天军谓曰:「慈氏菩萨次绍佛位,何乃自高敢不致敬?方欲受业如何不屈?」德光对曰:「尊者此言诚为指诲,然我具戒苾刍出家弟子,慈氏菩萨受天福乐非出家之侣,而欲作礼恐非所宜。」菩萨知其我慢心固,非闻法器,往来三返,不得决疑。更请天军重欲觐礼,天军恶其我慢,蔑而不对。德光既不遂心,便起恚恨,即趣山林,修发通定,我慢未除,不证道果。
   
   
道安大师往生事迹(见「高僧传」卷五)

  安每与弟子法遇等,于弥勒前立誓,愿生兜率。后至秦建元二十一年,正月二十七日,忽有异僧,形甚庸陋,来寺寄宿,寺房既迮,处之讲堂。时维那直殿,夜见此僧从窓隙出入,遽以白安。安惊起礼讯,问其来意,答云:「相为而来。」安曰:「自惟罪深,讵可度脱?」彼答云:「甚可度耳,然须臾浴,圣僧情愿必果。」具示浴法。安请问来生所往处,彼乃以手虚拨天之西北,即见云开,备覩兜率妙胜之报。尔夕,大众数十人悉皆同见。安后营浴具,见有非常小儿伴侣,数十来入寺戏,须臾就浴,果是圣应也。至其年二月八日忽告众曰:「吾当去矣。」是日斋毕,无疾而卒,葬城内五级寺中。是岁晋太元十年也,年七十二。


玄奘大师往生事迹(见「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十)

  法师翻般若后,自觉身力衰竭,知无常将至。……遂绝翻译,至(麟德元年春正月)八日有弟子高昌僧玄觉,梦见有一浮图端严高大,忽然崩倒,见已惊起告法师。法师曰:「非汝身事,此是吾灭谢之征。」至九日暮间,于房后度渠,脚跌倒胫上,有少许皮破﹐因即寝疾﹐气候渐微。
   
  至十六日,如从梦觉,口云:「吾眼前有白莲华大于盘,鲜净可爱。」十七日﹐又梦见百千人形容伟大,俱着锦衣,将诸绮绣及妙花珍宝,装法师所卧房宇,以次装严遍翻经院内外,爰至院后山岭林木,悉竖幡幢,众彩间错并奏音乐。门外又见无数宝舆,舆中香食美菓色类百千,并非人中之物,各各擎来供养于法师,法师辞曰:「如此珍味,证神通者,方堪得食,玄奘未阶此位,何敢辄受。」虽此推辞而进食不止。侍人謦欬,遂尔开目。因向寺主慧德具说前事,又云:「玄奘一生以来所修福慧﹐准斯相貌,欲似功不唐捐,信如佛教因果并不虚也。」
   
  遂命嘉尚法师,具录所翻经论,合七十四部,总一千三百三十八卷,又录造俱胝画像弥勒像,各一千帧,又造塑像十俱胝,又抄写能断般若、药师、六门陀罗尼等经各一十部,供养悲敬二田,各万余人,烧百千灯赎数万生,录讫令嘉尚宣读,闻已合掌憘庆。又告门人曰:「吾无常期至,意欲舍堕,宜命有缘总集。」于是罄舍衣资更令造像,并请僧行道,至二十三日设斋嚫施,其日又命塑工宋法智,于嘉寿殿竖菩提像骨已,因从寺众及翻经大德并门徒等,乞欢喜辞别云:「玄奘此毒身,深可厌患,所作事毕,无宜久住,愿以所修福慧,回施有情,共诸有情,同生覩史多天,弥勒内眷属中,奉事慈尊,佛下生时,亦愿随下,广作佛事,乃至无上菩提。」辞讫因默正念。
   
  时复口中诵:「色蕴不可得,受想行识亦不可得;眼界不可得,乃至意界亦不可得;眼识界不可得,乃至意识界亦不可得;无明不可得,乃至老死亦不可得,乃至菩提不可得,不可得亦不可得。」复口说偈教傍人云:「南无弥勒如来应正等觉,愿与含识速奉慈颜,南无弥勒如来所居内众,愿舍命已必生其中。」
   
  时寺主慧德,又梦见有千躯金像,从东方来下,入翻经院,香花满空。至二月四日夜半,瞻病僧明藏禅师见有二人,各长一丈许,共捧一白莲华,如小车轮,花有三重,叶长尺余,光净可爱,将至法师前,擎花人云:「师从无始已来,所有损恼有情诸有恶业,因今小疾,并得消除,应生欣庆。」法师顾视,合掌良久,遂以右手而自支头,次以左手申左髀上,舒足重垒,右胁而卧,迄至命终竟不回转。
   
  不饮不食至五日夜半,弟子光等问:「和上决定得生弥勒内院不?」法师报云:「決定得生。」言讫喘息渐微,少间神逝。侍人不觉,属纩方知,从足向上渐冷,最后顶暖,颜色赤白,怡悦胜常,过七七日竟无改变,亦无异气……
   
  法师亡后,西明寺上座道宣律师,有感神之德,至干封年中见有神现,自云:「弟子是韦将军诸天之子,主领鬼神,如来欲入涅盘,勅弟子护持赡部遗法﹐见师戒行清严,留心律部,四方有疑皆来谘决,所制轻重时有乖错,致师年寿渐促,文记不正便误后人,以是故来示师佛意。」因指宣所出律抄及轻重仪僻谬之处,皆令改正。宣闻之悚栗悲喜,因问经律论等种种疑妨,神皆为决之,又问古来传法之僧,德位高下,并亦问及玄奘法师,神答曰:「自古诸师解行互有短长,而不一准,且如奘师,九生已来备修福慧两业,先生之中外闻博洽聪慧辩才,于赡部洲脂那国常为第一,福德亦然,其所翻译,文质相兼无违梵本。由善业力今见生覩史多天慈氏内众,已闻法悟解得聖,更不来人间。」……


虚云老和尚兜率受教(见「虚云老和尚年谱」)

   辛卯年,师一百一十二岁。
   春戒期中,「云门事变。」
   三月初三日,师病重时,即趺坐入定,闭目不视、不言、不食、不饮水,惟侍者法云、宽纯日夜侍之,端坐历九日。十一日早,渐倒下,作吉祥卧,侍者以灯草试鼻官,气已绝矣,诊左右手脉,亦已停矣,惟颜色如常,体尚温。十二日早,微闻呻吟,旋开目,侍者告以时间,师曰:「我觉纔数分钟耳。」语侍者法云曰:「速执笔为我记之,勿轻与人说,启疑谤也。」师从容曰:「余顷梦至兜率内院,庄严瑰丽,非世间有,见弥勒菩萨,在座上说法,听者至众,其中十余人,系宿识者,即江西海会寺志善和尚,天台山融镜法师,歧山恒志公,百岁宫宝悟和尚,宝华山圣心和尚,读体律师,金山观心和尚,及紫柏尊者等。余合掌致敬,彼等指余坐东边头序第三空位。阿难尊者当维那,与余座靠近。听弥勒菩萨讲「唯心识定」未竟,弥勒指谓余曰:「你回去。」余曰:「弟子业障深重,不愿回去了。」弥勒曰:「你业缘未了,必须回去,以后再来。」并示偈曰:
   识智何分 波水一个 莫昧瓶盆 金无厚薄
   性量三三 麻绳蜗角 疑成弓影 病惟去惑
   凡身梦宅 幻无所着 知幻即离 离幻即觉
   大觉圆明 镜鉴森罗 空花凡圣 善恶安乐
   悲愿渡生 梦境斯作 劫业当头 警惕普觉
   苦海慈航 毋生退却 莲开泥水 端坐佛陀
  「以下还有多句,记不清了,尚另有开示,今不说。」


弥勒应化传说
   傅翕(音西) – 善慧大士、双林大士(公元497-569年)
   婺州义乌县人(今浙江金华人)

会有天竺僧嵩头陀曰:
   「我与汝, 毗婆尸佛所发誓, 今兜率宫衣钵尚在, 何时当还?」
    因命临水观其影, 见大士圆光宝盖。
    大士笑之曰:
   「……度生为急, 何思彼乐乎?」
    蒿指松山顶曰:「此可栖矣!」大士躬耕而居之, 乃说一偈曰:
   「空手把锄头, 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 桥流水不流。」
    日常佣作, 夜则行道, 见释迦、金粟、定光三如来, 放光袭其体。
   (后)感七佛相随、释迦引前, 维摩接后, 唯释尊数顾共语:「为我补处也!」
   (景德传灯录卷二七)
   梁武帝时, 三次进京, 所度道俗, 人数之众, 不可计算。
   所作「还源诗」、「心王铭」等, 传诵后世。


窥基
宋赞宁「高僧传」载:
  后躬游五台山登太行, 至西河古佛寺中宿。梦身在半山岩下。有无量人唱苦声, 冥昧之间, 初不忍闻。徒步陟彼层峰, 皆瑠璃色, 尽见诸国土, 仰望一城, 城中有声曰:「住!住!咄!基公未合到此。」斯须二童自城出。问曰:「汝见山下罪苦众生否?」答曰: 「我闻声而不见形。」……时童子入城,持纸二轴及笔投之,捧得而出。及旦惊异未已。过信夜,寺中有光,久而不灭,寻视之,数轴发光者,探之得「观弥勒上生经」,乃忆前梦,必慈氏令我造疏,通畅厥理耳,遂援毫次,笔锋有舍利二七粒而陨。如吴含桃许大,红色可爱,次零然而下者,状如黄梁栗粒。
  屡谒宣律师,宣每有诸天王使者执事,或冥告杂务。尔日基去方来。宣怪其迟暮。对曰:「适者大乘菩萨在此,善神翼从。我曹神通,为他所制,故尔。」

布袋和尚
   明州奉化县布袋和尚者,未详氏族,自称契此。........时号长汀子。尝雪中卧,雪不沾身,人以此奇之。........示人吉凶,必应期无惑。天将雨,即着湿草履,途中骤行。遇亢阳,即或高齿木屐,市桥上坚膝而眠,居民以此验知。
有偈曰:
   「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青目覩人少,问路白云头。」
梁贞明三年丙子三月,师将示灭于岳林寺东廊下,端坐磐而说偈曰:
   「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偈毕,安然而化。其后他州,有人见师亦负布袋而行,于是四众竞图其像。(景德传灯录卷二七)

龙门石窟造像的分期统计
   (一) 北魏 (公元495-535年)
    一.  释迦像   四十三尊
    二. 弥勒像   三十五尊
    三. 阿弥陀像   零尊

唐 (高宗至武后 – 公元650-704年)
   一.  释迦像     九尊
   二. 弥勒像     十一尊
   三. 阿弥陀像  一一零尊

假托弥勒
   北魏僧人法庆公开宣称「新佛出世, 除去旧魔」,领导「大乘教」造**。
   隋大业年间(公元7世纪初)有盗贼数十人自称弥勒,如扶风人向海明带兵作乱,自称弥勒佛出世,建元白乌。
   北宋庆历七年(1047),王则以「释迦佛衰谢,弥勒佛当持世」为口号造**。
   元末,于北方烧香结会、礼弥勒佛的香会,奉韩山童父子为「明王出世、弥勒下生」,揭竿起义;南方倡念弥勒佛号的结社,则拥徐寿辉为「世主」而举事。
   明清较为活跃的弥勒教、白莲教,以及其衍生的部分教派如斋教、西大乘教、龙华教、一贯道等,均藉弥勒之名进行政治和邪教活动。
   直至现代,仍有人自称弥勒降世,招揽信徒;也有附佛外道假托弥勒佛之口,宣扬种种不合佛法的义理,甚至贬斥正统佛教宗派。


弥勒信仰近代复兴关键人物
   杨仁山老居士——重刻唯识要藉
   欧阳竞无大师——作叙、讲学弘扬
   太虚大师——慈宗三要,指归兜率
   慈航法师——誓生内院,留身证道
   罗时宪先生——发愿往生,临终示瑞


慈宗三要
   (一)瑜伽真实义品——以明其境
   (二)瑜伽菩萨戒本——以轨其行
   (三)佛说观弥勒上生兜率天经——以彰其果

太虚:「远稽乾竺,仰慈氏之德风;迩征大唐,续慈恩之芳焰,归宗有在、故曰慈宗」

印顺「成佛之道」:
   「正念弥勒尊,求生彼净土,法门最稀有,近易普及故,见佛时闻法,何忧于退堕。」

弥勒净土与弥陀净土比较

   比较项目 弥勒净土
   (主要引自罗什译「弥勒成佛经」) 弥陀净土
   (主要引自罗什译「阿弥陀经」)
   安乐概况 时世安乐,无有怨贼劫窃之患,城邑聚落无闭门者,亦无衰恼水火刀兵及诸饥馑毒害之难,人常慈心恭敬和顺,调伏诸根语言谦逊。 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
   庄严环境 其城七宝上有楼阁,户牖轩窗皆是众宝,真珠罗网弥覆其上,街巷道陌广十二里,扫洒清净……巷陌处处有明珠柱,皆高十里,其光明曜昼夜无异,灯烛之明不复为用,城邑舍宅及诸里巷,乃至无有细微土块,纯以金沙覆地,处处皆有金银之聚。 极乐国土,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皆是四宝周匝围绕……四边阶道,金银琉璃颇梨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颇梨车磲赤珠马瑙而严饰之……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地,昼夜六时天雨曼陀罗华。
池水功德 其诸园林池泉之中,自然而有八功德水,青红赤白杂色莲花遍覆其上,其池四边四宝阶道……果树香树充满国内。 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池中莲花大如车轮,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
    众生福报 人寿八万四千岁,智能威德色力具足安隐快乐,唯有三病,一者便利,二者饮食,三者衰老……流水美好,味甘除患。雨泽随时,谷稼滋茂。不生草秽,一种七获。用功甚少,所收甚多。食之香美,气力充实。 其国众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裓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即以食时还到本国,饭食经行……彼佛寿命,及其人民无量无边阿僧祇劫。

   国内鸟类 众鸟和集,鹅、鸭、鸳鸯、孔雀、翡翠、鹦鹉、舍利、鸠那罗、耆婆耆婆等,诸妙音鸟常在其中,复有异类妙音之鸟,不可称数。 彼国常有种种奇妙杂色之鸟,白鹄、孔雀、鹦鹉、舍利、迦陵频伽共命之鸟,是诸众鸟,昼夜六时出和雅音,其音演畅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如是等法,其土众生闻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
   自然法音 翅头末城众宝罗网弥覆其上,宝铃庄严微风吹动,其声和雅如扣钟罄。 彼佛国土,微风吹动诸宝行树及宝罗网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种乐同时俱作,闻是音者皆自然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往生方法 若有归依弥勒菩萨者,当知是人于无上道得不退转,弥勒菩萨成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时,如此行人见佛光明即得授记……若有敬礼弥勒者,除却百亿劫生死之罪,设不生天,未来世中龙花菩提树下,亦得值遇。
   (此段引自宋沮渠京声译《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

兼论:
   弥勒(Maitreya / Metrak)  V.S.  基督教末日救主「弥赛亚」(Messiah)

   「大英百科全书」(中文版)弥赛亚条:

  「源自希伯来文mashiah(意为『受膏者』)。[ 按:『受膏』即抹油之意,受膏者乃被上帝差派的特殊职事。君王、祭司、上帝所立的最终救赎者,都可被称为受膏者或弥赛亚。] 犹太教中指被期待的大卫世系国王,他将把以色列从外族的奴役下拯救出来,并恢复黄金时代的荣耀。希腊文《新约全书》中译为christos,[ 按:即英语的christ基督。] 这是拿撒勒的耶稣(Jesus of Nazareth)通用的基督教用语和头衔,意指首要人物及其职能。『弥赛亚』一语较广义地指任何救赎的人物,形容词messianic泛指有关人类或世界一种末世改善的信仰或理论。……」

  「未受圣经传统影响的许多宗教也有弥赛亚性格的末世人物。即使佛教这样非弥赛亚的宗教也在大乘教派中发展出一种信仰︰未来弥勒佛将自天上的居所降世,带领信徒前往极乐世界。」[ 按:「极乐世界」于大英百科全书英文原版作paradise,是以前西方人以其本有的天堂观念比拟佛教的净土而作的称谓(现在一般用pureland),不甚妥当,而中译「极乐世界」更是张冠李戴。]

   「不修襌定」
瑜伽菩萨戒中之贪着静虑戒:

   「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貪味靜慮,於味靜慮見為功德,是名有犯有所違越,是染違犯。無違犯者,若為斷彼生起樂欲,廣說如前。」

   (唐玄奘译「菩萨戒本」)


「不断烦恼」
  「声闻行者的深切厌离、亟求解脱,不能说与其观慧的方便无关。声闻对无我胜义的观察,是从无常故苦作为入门的方便,这样的教学易使其怖畏生死,速求解脱,故他们虽也能证觉涅槃空寂,但由于厌心过深,即自以为究竟,故不免悲愿不广,限制了佛陀正觉内容的开展。菩萨的观慧则是从缘起直证空义,了解到万法虽宛然而有,但皆因缘和合、无实自性、当体即空的中道义理。故能了解到生死虽苦,皆由执着,了空去执,即不以为苦。由此自利利他,才能于生死苦海中不急求自了,从入世度生中迈向佛道。
   从大乘佛教的修道理论来看,慈悲正是佛法的根本精神。大乘佛法中虽处处以成就无上正觉为鹄的,但其原动力却是对一切有情的悲愍心。以『悲』为缘,故菩提心得以发轫。在实践菩萨行的过程中,更从自他和乐的悲行中去净化自心,不专于说教一途,而讲求参与社会一切正常生活,广作利益有情的事业。(如维摩诘长者的作为、善财所见善知识的不同事业、《瑜伽师地论》中宣示的『菩萨当于五明处求』。)菩萨在证得如实智后,于八地以前,仍故留烦恼,以便轮回六道、度脱有情,这是崇高悲愿的表露。及至成佛后,仍不住涅槃,尽未来际、度脱有情,这是『悲』的极致。总之,大乘佛法修道论的特色是在慈悲精神的贯彻始终!」

   (王联章「佛学讲话」第七讲)


   五重唯识观 (见窥基大师「心经幽赞」上卷)

   (一)遣虚存实
观遍计所执唯虚妄起,都无体用,应正遣除;观依他、圆成诸法体实,二智境界,应存为有。

   (二)舍滥留纯
   虽观事理皆不离识,然此内识有境有心。.......识唯内有,境亦通外;恐滥外故,但言唯识。由境有滥、舍不称唯,心体既纯,留说唯识。

   (三)摄末归本
   心内所取境界显然,内能取心作用亦尔。此之二法,俱依识有,离识体本,末法必无。

   (四)隐劣显胜
   心及心所俱能变现。但说唯心,非唯心所。心王体胜,所劣依王。隐劣不彰,唯显胜法。

   (五)遣相证性
  识言所表,具有理事,事为相、用,遣而不取;理为性体,为求作证。

十善法
   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不瞋、不痴

   正念弥勒如来 (后人改写玄奘大师往生前所示法语而成)
   南无弥勒如来,大悲摄持,愿资现身修增福智。
   南无弥勒如来,当来下生,愿与含识速奉慈颜。
   南无弥勒如来,所居内众,愿舍命时得生其中。

往生兜率、龙华三会

宋沮渠京声译「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

  「未来世中诸众生等,闻是(弥勒)菩萨大悲名称,造立形像,香花衣服,缯盖幢幡,礼拜系念,此人命欲终时,弥勒菩萨放眉间白毫大人相光,与诸天子雨曼陀罗花,来迎此人。此人须臾即得往生(兜率净土),值遇弥勒,头面礼敬,未举头顷,便得闻法,即于无上道得不退转,于未来世得值恒河沙等诸佛如来。」
   
  「若有归依弥勒菩萨者,当知是人于无上道得不退转,弥勒菩萨成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时,如此行人见佛光明即得授记……佛灭度后四部弟子天龙鬼神,若有欲生兜率陀天者,当作是观系念思惟,念兜率陀天持佛禁戒,一日至七日,思念十善行十善道,以此功德回向愿生弥勒前者,当作是观。」
   
  「但闻弥勒名,合掌恭敬,此人除却五十劫生死之罪。若有敬礼弥勒者,除却百亿劫生死之罪。设不生天,未来世中龙花菩提树下,亦得值遇。」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王联章 弥勒信仰 佛学 责任编辑:武斌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 《新十善法》 下一篇五运六气系列歌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