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华藏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TOP

序文碑记-序
2010-07-01 17:09:20 来源: 作者: 【 】 浏览:10210次 评论:8

宝顶石刻序言
(1985年8月于重庆市佛协)

余曾三游大足,遍观石刻。宝顶石刻之雄伟庄严,贯通教义,印象尤深。今有曾肄业汉院之同学澄静师,编印《宝顶石刻》一书,根据教义作详尽阐述,补前人著述之未及,殊属难得。欣喜之余,特提笔略陈管见于首。
佛教重正信,重内心实证。《观无量寿经》云“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此内证境界,非文字形象可表述。《金刚经》云“如来不可以具足色身见”,禅宗丹霞祖师之劈佛烤火取暖,丛林禅堂惟参禅不立佛像,良由于此。
艺术重在形象表现,以获得欣赏和美感。然形式与内容仍不能分离,假借语言形象而作佛事,亦为古德所重。佛灭度后,后人追思如来功德及遗教,爰有经典之结集流通。寺院佛像之建立,像教庄严,感化人心,为佛教徒所倡导。石刻属于一种艺术形式,依于宗教而得发展。自古以来,凡石刻艺术作品,绝大多数不能脱离宗教而独立,此为不容否认之客观事实。
印度在孔雀王朝阿育王统治时期(公元前三到二世纪),始有佛教摩岩石刻及石柱雕刻之艺术。公元前后四百年间,北印犍陀罗地区,仿照希腊神像而造佛像,形成有名的犍陀罗雕刻艺术。此后复发扬古代印度之雕刻特点,融合教义,遂有相好端严富于慈悲和平,表现大乘精神之佛菩萨雕刻诸像诞生。八世纪后,东印波罗王朝,虔信密教,结合原印度教色彩,于是有金刚力士,多头多臂之本尊像,贯串于密法仪式之中,形成佛梵合一之艺术。
我国石刻艺术,始于后汉,自北朝开凿石窟,盛于唐宋,连绵不绝。其中著名者如敦煌莫高窟、大同云岗、河南龙门、甘肃天水麦积山石窟。大足宝顶大佛湾石刻,建于南宋孝宗淳熙年间,其规模之宏大,内容之丰富,艺术之精湛,堪与敦煌、云岗、龙门等相媲美。其中尤以千手观音、孔雀明王窟、地狱变相、圆觉洞、佛涅槃像等,规模宏大、气魄雄伟,结构与刻工均极精妙,数百年来,吸引着无数旅游者参观,广大教徒,虔诚礼拜,名震环宇。
宝顶大佛湾石刻之特点,余之深刻体会者有三:
一、显密圆融。一般认为南宋高僧赵智凤,继承柳本尊密法,建此密宗道场。赵非单继承密法,亦博通弘扬显教,因此所建圣寿寺侧之大宝楼阁,有石塔三层,遍刻十二部大藏经目录,世传赵智凤曾于此结集经藏,审定目录。所刻大佛湾诸石刻,均有系统、有计划,遍摄空、有、台、贤、禅、净、律、密诸大乘宗派,佛教五乘阶梯,四圣六凡,包罗殆尽。
二、富有现实感。佛教来自印度。我国历代石刻佛菩萨像,已非完全的北印度犍陀罗艺术。由于中印文化交融,在塑造群像中,衣纹色彩多中国化,并含有中华民族历史上优秀人物的伟大雄豪气概,更结合民间习惯,刻画出人民生活形象,在报恩图、牧牛图、地狱变相图中,已活泼呈露,表现出石刻艺术之现实意义,具有时代精神。
三、赵智凤之典型人格。在赵像前刻有“假使热铁轮,于我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的偈语;又有“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联句,说明赵智凤建此石刻,目光远大,悲愿宏深,不畏劳苦,具坚毅自立之精神,邃密独到之学识,经营七十余年,鞠躬尽瘁,死而后己。这种精神,既属菩萨弘愿,又为中华传统的民族气节,值得后人永远效法。
今值我国开展两个文明建设之际,人民奋发向上,大好风光,春色满园,深研宝顶石刻艺术之特色,运用于现实生活中,于国于民很有裨益。
在澄静与照知师紧密合作撰文成章过程中,得到了省、市、县有关部门的支持,大足县副县长郭相颖君热心鼓励,大足县政协主席宋朗秋君专门召开会议讨论,提出修改意见,促成成书,功德非浅。《石刻之乡》、《大足石刻研究通讯》杂志编辑赵甫华君、重庆日报社编辑李远举君,欣然应邀,热心作文字编辑,并组版、校对,尤为可贵。经重庆市佛协审查同意,作为佛教内部资料印刷,让石刻艺术之花,更加璀璨,教义弘宣,人天开眼。

《百喻经》今译序言
(1992年7月24日于慈云寺)

佛经文句精美、法义深微,初研佛学者咸感不易了解。虽多年有识者提出用白话翻译,但从事此项工作的人极少,成绩也不够理想。林克智居士曾以白话文译出《百喻经》于《台州佛教》杂志发表,今又公开出版发行,有异于其他略去原文法义的版本,保持了经文的全貌,对文学鉴赏者和有兴趣研究佛学者均有帮助,这种作品一定会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
佛陀是大智者,能因根机不同而善巧说法,使闻者容易了解。佛教经律论三藏的十二分教中(即十二种形式和内容不同的说教),其中喻一类,专讲譬喻故事,既容易使人产生兴趣,又通俗易懂。此类经典约有六种,其他则散见于各大小乘经典中。
《百喻经》亦称《痴华鬘》,痴谓痴人,华鬘是花朵串成的花环,这是古代印度讲故事的一种文体,意谓《痴人的故事》。经中故事短小隽永,生动有趣,有些早已流传于民间,一直受到群众的欢迎。
鲁迅先生在1914年曾出资在南京金陵刻经处重印此书,书后注明:“会稽周树人施洋银六十圆敬刻此经”。1926年他又写了《痴华鬘题记》(见《鲁迅全集》)。文中说:“尝闻天竺寓言之富,如大林深泉,他国文艺往往蒙其影响。即翻为华言之佛经中,亦随在可见。”又云:“以譬喻说法者,如本经云:‘如阿伽陀药,树叶而裹之,取药涂毒竟,树叶还弃之。戏笑如叶裹,实以在其中。’”文末又云:“出离界域,内外洞然,智者所见,盖不惟佛说正义而已矣。”这说明鲁迅先生对此书是很重视的,而且对佛学有深刻的了解。
我在初出家时,即因读上海佛学书局出版的《谭因》和《法味》的佛教故事集而加深正信。后在佛学院得读《百喻经》,进一步引起修学佛法的志趣。我深深感觉:这部经以百则譬喻演说了全部佛法教义,重点是建立正见和正行。
例如《三重楼喻》喻信佛者若不能精勤修敬三宝,懒惰懈怠,冀求道果,像愚人妄想建立空中楼阁一样。《杀商主祀天喻》喻世人在生死苦海中,不知以修善法为导师,迷失津济,终致困死。《乘船失针喻》,此与中国古代“刻舟求剑”的寓言相似,喻外道不修正行,非因计因,以求解脱,终不可得。《种熬胡麻子喻》喻世人畏修菩萨行,只求自利,如焦芽败种,欲求佛果,实不可能。《斫树取果喻》喻世人破持戒树,欲生功德果,终成泡影。《送美水喻》喻三乘系方便说,终归一乘(佛乘)。《奴守门喻》喻修行者不能守根护意,仅为五欲之所惑乱,丧失正道。《索无物喻》喻外道著“无”,只生“无所有处”,不能断惑解脱。大乘圣者悟“无”,证入无相、无愿、无作之三解脱门,远离二边,契合中道实义。仅以上八例,均系佛法精要,能明辨奉行,受用无穷。
在沉迷物欲,人我纷争,自然环境受到污染破坏的时代,能一读此书,洗涤尘虑,净化心灵,对己对人均有益处。林克智居士苦心孤诣,印行此书,使群众同沾法雨,功不唐捐。
(《台州佛教》第55期刊登)

《佛学概论》序
(1993年12月17日于文殊院)

本书作者弘学居士,1957年毕业于西南民族学院,受教于著名社会学家、民族学家吴泽霖教授。1960年依止密悟格西学法。1972年皈依正果法师。1988年在四川成都文殊院依止宽霖老和尚受菩萨戒。对汉藏佛学,均有造诣。具足正信正见,热心佛教文化事业,尤为难得。
1987年在北京看望正果法师时,读法师所作《佛教基本知识》一书,此书系学术专著,所引经论原文深奥,初入门者阅读较难,居士以此感受陈报法师,师即嘱居士编写一浅显易懂便于初学者的《佛学概论》。居士不违师命,1988年在文殊院僧伽培训班(后改为空林佛学院)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序文碑记-序 责任编辑:正根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11/11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序文碑记-文 下一篇序文碑记目录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