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华藏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TOP

序文碑记-文
2010-07-01 17:12:04 来源: 作者: 【 】 浏览:18879次 评论:0


全面抗战下的重庆
(1938年)

重庆——这座古老的山城,是四川唯一繁华的商埠。自从抗战爆发以后,国府为表示长期抗战的决心,不愿受城下之盟,遂迁都于此。随着,中央党部,各大学校,各大工厂……也纷纷的迁进来了。人口一天一天的增加,市面在一天一天的扩大。于是,称为“小香港”的重庆,较前更显繁华了。它在今日中国的位置上,无疑的,已成为政治文化的重心。
我对于它,别离已将近一年了。回忆起这座山城的风味,时常都渴恋着;尤其是国民政府迁住以后,想去瞻仰一下新都的风光。这次适逢暑期,乘时间的有暇,我便和×同学到重庆了。
在重庆,时间虽只有短短的三日,但连旅途上所见闻的和所感想的凑合起来,很多很多。其中多半有关于佛教的。这里,为避免麻烦起见,只将印象比较深刻一点的分次写出,聊作我此次旅渝的纪念。
觉悟的日本文学家
当八点钟的时候,由温泉到重庆的汽船便在嘉陵江中行驶了。我们坐在顶舱,眼看着外面的江水澎湃,耳听着船里人声的嘈杂,感觉异常的无聊。×同学便伏在皮箱上写他的琐记,我便从藤包里取出一本文艺杂志来看。翻开第一页首先发现的就是萧红所著的记鹿地亘夫妇;我不禁被它吸引着了。鹿地亘是日本的文学家,但他虽属日本人,而异常的反对日本的军阀,心性酷爱和平,酷爱中华的国民。曾经为思想言论的反动在日本被下入狱;后来偕同他的夫人池田辗转逃亡到中国。这篇文章记述八一三战事爆动以后,他和夫人在上海生活不安的情形。为躲避日本警察的寻捉,为避免中国人的误会是间谍,逼迫得他改装,以至不说话。可是,在这样严紧的空气之下,他仍然反对日本的军阀,仍然同情于中国;随时作文暴露日本军阀及日本最近文坛的丑相,极力鼓吹,援助中国的抗战。所以他的心是很坚固的,并不怕任何的危险!
这觉悟的日本文学家,是多么的令人感动啊!我真可怜那许多的日本文学家,那许多的日本佛教徒,竟屈伏在军阀铁蹄之下。
芸芸众生
在十一点钟左右,汽船快要抵重庆了。远远地望着重庆被一层烟幕罩着,——据说是煤烟。我想这座山城的里面不知有好热吧。上岸后走入大街,一种繁华的景象便呈现在眼前了。汽车往来呜呜的奔驰着,扬起很厚的灰尘,团团的扑在眼睛里耳朵里,鼻子里。人群摩肩擦背的走动:有摩登的妇女,时髦的青年,有商人,工人,也有面带饥色的踟蹰于十字街头的难民和乞丐。商店里嘹亮的留音机声,想多吸引些顾客的来临。报丁的叫卖,但很少唤起一般享乐人士的注意。一瞬间,在这座山城里,对于世间的穷奢极侈,勾心斗角,苦痛,挣扎,都尽览无遗。唉!我不禁叹了一声:“芸芸众生!”
苦闷的僧青年
承北海法师的引导,当天下午我们住在罗汉寺。
见过定九和尚后,×同学要去会他的戒友。他的戒友是一个被经忏束缚的苦闷的僧青年,像片我曾看过,但没有见着本人,所以我便要去会他。
在一间小小的阴暗的僧房里,我们会见了两个青年僧,经×同学的介绍,知道是两兄弟;那比较小一点的便是我们所要会的。
他们匆忙的预备茶点,端洗脸水,过端的热诚,真是使我俩过意不去,便同声止住道:“请莫客气,来随便谈谈话吧!”然而他们哪里肯听,直到将茶点预备好后才一同坐下。
“你近来还好吧,怎么面容都清瘦下去了呢?”×同学很关心的问着他的戒友说。
他的戒友现出沉痛的样子,低着头一声不响。还是年纪大点的哥哥代替回答:“日夜都被经忏逼迫着,兼他的体质很弱,当然容易消瘦啊!”
“你过得惯经忏生活吧?”×同学又问。
“哪里过得惯这种生活呢!只是逼着没法呀!”他的戒友这时才开口了,语气中含着无限的哀痛。
“你喜不喜欢读书?”
“他怎样不喜欢读书呢,不过困难太大了!”他的哥哥这样的回答,有无穷的感慨似的。
“是不是经济困难?”我问。
“经济固然是一层,但他的学问太差了!听说汉院招生的程度很深,他原先本想去的,后来听着就不去了,恐怕考不上!”还是他的哥哥在说,一边望着他。
大家都沉默了,屋里充满了忧郁的空气。
“去读书吧!须知道赶经忏不是你永久的出路。汉院的法师们对于招收新生是很方便的,只要你有艰苦卓绝的志愿,就决定可以收录。至于经济有你哥哥在这里负责,不要去焦它。”×同学终于打破沉默,很热烈的说了。
他俩露出感激的眼光。
最后,我俩辞出了,他们殷殷的送出门外。我的心里充满了悲感。不知经忏生活中,埋没了多少僧青年?!
可怜虫
我在武库街杂志公司买了几本杂志寄回蓬溪后,随即和×同学在各家书店里看了一会,找不出一本适宜的新书,便慢慢的走回罗汉寺。但正走着走着的时候,忽然从背后发来了一种乞怜的声音:
“师兄,发个慈悲心吧!我是从外处才逃来的,身上一文钱都没有,真可怜!”
我俩转过身去,看见人丛中有一个衣衫褴褛的和尚,面上带黄黑色,有几颗微麻子。他以低微的眼光,向着我们哀求。
我想:和尚生在这纷乱的时代,受外境的逼迫而流浪,等于一个无业的游民,真是可怜极了!便随手在荷包里摸了一角钱的小银币递给他,依然向前行去。
然而,他接到手看过后仍旧赶上来,嘴里还噜噜苏苏的说:
“师兄!这点不够,请多给些吧。”
那种卑鄙无耻的态度,使我感觉到佛教的一种耻辱!心想这类惯于装怪弄钱的流僧,不知将人格抛向何处去了!便发气的骂他道:
“可怜虫!不知足的东西!还嫌不够,你不学好,为什么到这步田地?”
“还不滚开!我就要喊警察来捉你去!”×同学在一旁威骇。
他见着不发生效验,便噤然的走了。我的眼光一直送他到人丛中消失。
“佛教中有这样无知下贱的可怜虫,怎样不衰败怎样不为外人轻视毁谤。”×同学最后感伤的说。
一群天真活泼的小童军
第二天午前,我和×同学匆忙的在街上买东西,头上冒着汗水,口里也感觉干渴,只得到一家冰店里去吃冰淇淋。
正坐下凳子的时候,遽然外面一阵幼稚而清脆的歌声传入了我的耳鼓。我惊动了!将玻璃窗的帘布捞起一看,原来才是一群天真活泼的小童军。
他们,大约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面上红红的,手里持着小棍,双足踏着整齐的步伐,排成行列的,向着前面进行。嘴里救亡的歌声,亲切的,嘹亮的,充满了四周,使行路的人都停止了足,向着他们微笑的凝视了。我被这群小天使吸引着,歌声使我的心里升起了无限的欣愉。
“这是我国未来的主人翁。……”旁边一个老者独自的说,衰皱的脸上有点兴奋。
是的,“这是我国未来的主人翁。”我不禁深深的激动了!
——小朋友们啊!望你们现在好好的读书,好好的培养,以待将来驱除倭寇,复兴中华民国。
金刚塔
金刚塔,在我的耳朵里已是熟悉久了的,但是没有亲眼得见过。此次乘着旅渝的因缘,便去瞻仰瞻仰。
在纯阳洞街的一个巷口,我和×同学下了黄包车,缓缓的向里面行去。不一会一片栽满了树木的小小的山地,便现在我们眼前。重庆是少见有空地生长着树木的。遽然发现着,使人多么的感觉愉快。我和×同学一步一步的向石级道上登着,登尽了石级,在树木的左手边,金刚塔就巍然独立的呈现于眼前。
它沐浴在阳光里,塔身全是由石工造的,虽然不怎样的高大,但仍显出庄静严肃的态度。塔的四面,刻着字,模糊望去,是弥陀经及塔修建的年月日。……这塔是张心若居士等为纪念多杰尊者而修的,经营的苦心,令人望之生敬。
塔的台阶没有石级可登上去,我们从旁边的石桩缝隙处爬上去了。站在上面,重庆市的繁密的房屋,街道上的车辆行人,完全浮现在足下。对面高耸入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序文碑记-文 责任编辑:正根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23/2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序文碑记-碑记 下一篇序文碑记-序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