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华藏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TOP

海沤诗集
2010-07-01 17:19:31 来源: 作者: 【 】 浏览:12356次 评论:0
【海沤诗集】
海沤诗集序

我生平不善写诗,但往往触景生情,写了些杂感之类。信手拈来,并不严格拘于格律,巴人俚语、聊志雪泥鸿爪而已。
二十岁左右,住四川开县教学时,曾出版了《淡泊集》和《大觉诗稿》。前者是当时重庆能仁寺住持性空师出资刻印的;后者是贵州习水祝瑶阶居士出资刻印的。随着人世的变迁,两本诗集早已不存,而性空师和祝瑶阶居士均已先后逝世,回首前尘,深识人生如梦幻泡影的真谛,不禁感慨系之!
古人云“诗言志”。这本诗集,系我从十八岁起到现在止(其中监狱生活了二十六年零十个月)就记忆得起的追忆出来的。这些诗,代表了我五十多年的片断生活,也表达了我的心情和志愿。在茫茫宇宙中,人生是渺小的,生命是短促的。我不过如大海中的一沤,愿以此一沤之身与众生界同乘慈航,同登彼岸。
因此,这本小册子命名为《海沤诗集》。

惟贤于重庆南岸慈云寺
1994年8月10日

日机连炸巴渝秋夜书感

碧天邈汉一孤轮,古寺澄潭独净明。
室外风寒逼暮野,林间泉响送秋声。
连天鹗鸟屠巴渝,此夜悲心吊死魂。
愿与高空月体化,清光射退恶魔军。
(1938年在重庆缙云山)

颂重庆南岸慈云寺僧侣救护队

倭寇逞凶侵中华,恶鹰飞扰万民家,
殿堂僧侣显奇迹,绿色军装换袈裟。
暮鼓晨钟醒世人,可钦更现金刚身。
硝烟炸弹有何惧,救死扶伤显佛心。
担架飞奔不暂停,铁肩之上有真情。
草鞋踏破忘生死,汗水湿衣报国恩。
受累受伤只为民,青年壮志忽牺牲。
涂山脚下留芳迹,菩提枝枝吐馨芬。
注:诗中“鹗鸟”“恶鹰”均指敌机,末首是对青年僧侣世诚在救护过程中牺牲的悼念。
(1939年在重庆罗汉寺)

秋窗偶成

小窗叶落乍心惊,枫木萧萧蟋蟀鸣。
四载虚修惭衲子,三藏未了愧师尊。
痴深累被凡情误,福薄常贪纸上名。
也羡禅门古德匠,荒田勤恳苦耕耘。
(1939年在缙云山)
二十岁书怀七绝十首

尘迷色转可怜身,愧作缁衣侍佛人。
半点伤心忧国泪,都同屈子化湘滨。

晨曦淡淡透黎明,夜半归魂哭老亲。
鸟啼深溪空谷动,徒悲稚子失高伦。

幼喜傍僧习趺跏,一朝也着紫袈裟。
清居自脱原来意,独棹扁舟荡水涯。

不忍年光逝韶华,龟山缙岭两为家。
慧灯续焰烧枯骨,苦命欣能见火花。

谁言野衲尽偷闲,碌碌尘劳受熬煎。
岫壑孤云难图静,因惜落雁去忘还。

末流劫海起狂澜,慈航遥遥阻险滩。
奈有舟人偏逆计,狮虫食肉自摧残。

也学时文也学诗,频添无限烦恼丝。
书台亦是参禅具,哪顾旁人笑我痴。

爱问穷忧哀别离,临头益自不可支。
消烦偈咒深持诵,欲告释尊除永疑。

祗园风暴落英纷,逐恋残芳蛱蝶群。
一片飘零同是病,朵朵遥祭荒丘坟。

五浊人心孰可求,恒思海上托沙鸥。
担经负笠西行去,胜境逍遥任久留。
(1940年在缙云山)


寄汉院诸学友
(一)
冬风,吹送了高山的征人,
长江,流不尽惆怅的心情,
瞻望狮峰,
傲岸群林,
但,那只是瞬间的幻影。
四年啊!
一堂相聚的同学,
而今,到处飘零,
却喜——
怨成莫逆,
亲更加亲,
谁有嫌恨,
谁有爱嗔?
嫌恨,爱嗔,
是愚人的分别啊!

(二)
辽阔的山野,
树木的森森,
只一颗心,
便迁过千层万层。
栖身白水,
暂作岩谷之隐。
这儿,
也有流泉,
也有险峻的凤凰山顶;
兴来当窗细吟,
闲时慢赏田景。
教学只为随缘,
仍掩不了活泼的精神。
朋友,别担心吧,
偏僻,古老,舒服,清静,
增一分痛,
加一分精勤。
(三十,除夕)
注:本诗刊登于一九四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在成都出版的《大雄》月刊创刊号。师当时发表这篇文章时署名“宗哲”,此为师刚出家时,定光老和尚为其取法名“惟贤”,同时号“宗哲”。




随雪松法师赴开县白水寺

浮生初度劳风尘,迷棹殷勤来问津。
一夜花香迎雅客,凤凰山里另逢春。
静卧白云鹗影潜,隔窗樵子笑窥帘。
清溪长奏知音曲,竟夕床头望玉蟾。
闲步田塍细论经,年华回首叹飘零。
黄昏日看斜阳落,古殿难听钟鼓鸣。
(1941年)
白水寺夜幕有感

千岩万谷拥高楼,北望嘉陵去路悠。
暂绝人间烦恼事,挑灯展卷解心忧。
(1941年在白水寺)
冬日黄昏独眺

残阳冷射瘦山林,涧尽寒潭断水音。
枫叶纷飞填去路,白鹤群渡引归心。
枯枝鸟啼欲探觅,废苑梅香懒自寻。
暮霭传来沟壑苦,遥观烽火低沉吟。
(1941年在白水寺)

大觉寺杂感十首

礼佛清修有夙缘,看经又喜种香莲。
舌耕教读多忙事,非学偷闲自在仙。

末世频临国难年,饥寒流离泣烽烟。
山乡已绝桃源路,苦海望撑般若船。

欲做声闻独觉僧,闭门习静愧才能。
金经朝夕勤讽诵,愿悟菩萨最上乘。

清窗寂寂夜残更,瑜伽穷研灯倍明。
月色相窥领法味,萧条幸不负今生。

秋菊含英花正开,幽芳独赏几徘徊。
霜风数惹骚人怨,勤念无常倚玉台。

盛山累累孤坟堆,荒草夕阳频吊来。
白发青春都是梦,色蕴莫恋染尘埃。

缁流偏杂伪沙门,半是波旬嫡子孙。
正法长明严梵宇,要仗宝刀斩魔魂。

我执教鞭正青年,奔忙自笑往因牵。
寸心聊报释尊德,半读半耕效昔贤。

赤城{1}阔别已三春,梦里依依恋故人。
暂令旧情抛法海,精添慧命爱时辰。

佛前夜夜紫兰焚,默祝慈光照此身。
何日直登解脱地,大千华雨落缤纷。
  注:{1}赤城,指蓬溪老家(1942年在开县)
游开县温泉镇
一、途中即景
层岩叠叠拥河沙,碧水清波映小峡。
茅屋深藏空谷地,甚疑隐士桃源家。
二、罗汉洞
老树群迎百步登,欣闻罗汉礼山门。
庭墙犹在修行迹,石壁生香古范存。
三、神仙洞
石花竞伴神仙眠,笑舞青狮戏水潭。
一线皎辉万壁白,龙吟鸟拜月中天。
四、老龙洞
一望荒凉万目空,苍山徒负百年功。
泥团尚有鳞甲痕,远近人人道老龙。
五、真君殿
鸟径危岩险不支,高墙矗立壮雄狮。
乘风我入真君殿,灵穴阴阴甚可棲。
六、观音岩
半壁楼台堪自惊,石前救苦坐观音。
凭栏一眺江流水,大地河山雾色沉。
(1942年)

送圣观法师返峨眉

古寺渐参头陀禅,行云一钵甚超然。
峨眉正值春光好,午夜青灯礼普贤。
(1942年在开县)

杂感二首

少小读书羡玄奘,担经遍礼菩提场。
恒河无限恩波涌,烦恼不生鹿苑香。

早丧怙恃叹伶仃,阴雨月明都失神。
自幸袈裟求得在,谈经犹可报双亲。
(1943年在开县)
返蓬溪拜父母墓

凄风古道迎旧人,今日空伤拜老亲。
荒草数沾孤儿泪,何堪更是飘零身。
晨昏未叩想思频,骨肉早离有宿因。
学法欲伸蓼莪志,要将孝道答众生。
(1944年在蓬溪)
谒定光恩师

忆昔髫龄削发时,法恩饱润多承师。
慈颜久别喜相遇,犹是当年高雅姿。
写经说教广行持,风雨青灯力不疲。
长坐蒲团望保重,末流挽扶自心知。
(1944年在蓬溪)
宿白塔寺

万里归心寄此宵,暮烟含喜罩虹桥。
小楼重履望明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海沤诗集 责任编辑:正根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14/1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附录 下一篇海沤诗集目录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最新专题